6163.com

你不是普通房客,你是最惨房客呀!(文末附上民宿newplan)

?

  

  1

  病毒是我的房客。5 月底,他在我的民宿里住过一晚。

  那是个普通的工作日,他订房的时候我在公司上班,就让我妈妈过去帮他开门。之后我照例问我妈,客人还好吧?妈妈说,是个男孩,很懂礼貌。

  懂礼貌的房客总是很讨房东喜欢。

  后来他微信上跟我说已经到了,随意聊了几句,我觉得这个客人很有交代。

  那段时间主卧是一对外国夫妻在住,当晚我要去提醒他们到派出所做外来人口登记,就顺便和刚刚回来的病毒打了个照面。

  我随意地跟他打了招呼,只是简单问了句:“你在这还好吧?”就继续和 John 解释起去登记的事情,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我就离开了。

  第二天去打扫的时候,发现他还重新铺好了床,心里多了一份喜欢。

  对病毒,我其实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是感觉他很腼腆,留着干净的寸头,皮肤晒得有点黑,具体样子实在记不清了。

  或许是因为我也是很腼腆的人,从不盯着别人的脸看,害怕目光的对视,所以对大部分人,我记住的不是样子,而是他们给我的感觉。

  

  2.

  几天之后,病毒说他又路过广州了,有机会就带些红茶来探望我。第二天他并没来,然后许下了九月再回广州的承诺。

  我礼貌的欢迎他下次再来,有空一起约饭。9 月的房子有着落了,我当时心里这样想。

  3.

  我问过病毒为什么喜欢找我聊天,他说不记得了。

  所以我猜大概是因为我爱发朋友圈也偶尔更新公众号,让病毒觉得我是个蛮有意思的人。有天晚上,他毫无征兆的问我能不能讲讲故事。

  他本来给我的命题是讲讲国外的故事,最后我反而讲了很多在广州生活的日常。病毒说,他每次来广州都喜欢说“回广州”,这是除了家乡以外给他最大归属感的地方。

  后来病毒经常跟我聊天,讲他那有点特殊的职业,讲他的爱好,讲他喜欢的城市和姑娘,讲他失败的感情和对未来的向往。他说他不善言辞,我给他讲了很多撩妹原则,帮他分析什么样的姑娘适合他。偶尔我有烦心事,也会找他聊聊天,参加了有趣的活动,也会和他分享一下。

  他说他的工作是 24 小时保障我们的安全,所以每次他说要加班到很晚,我总是跟他说“谢谢”和“辛苦啦”,我不知道他听了有没有一丝欣慰,但是我很想感谢这个94年的小朋友,在花花世界中选择默默做一个守护者。

  他说有时候会觉得跟社会有点脱节,我想至少我可以多给他讲讲外面的世界。

  和病毒相处的过程,让我越发觉得做民宿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通过一间房子,认识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的人。有时候短短几分钟,就能把人和人连结起来,这种连结也并不会随着退房的时间而终止。

  相反,这可能只是新故事的开始。

  4.

  之前 6 月的某天,因为一个没来住的小姐姐带着负面情绪给了我做民宿以来第一个1 星评价,那个 1 星扎堆在所有的 5 星里面特别扎眼,我难过又生气,一鼓作气更新了房源说明,还发了朋友圈说以后会严格筛选住民宿的客人,最好能给我做饭,多干点家务那种。

  原本有些戏谑的玩笑话,却得到了病毒的回复。

  从这之后,我跟他达成一致:等他休假就来做我的室友,负责给房东做饭、打扫房间、收发快递等。

  5.

  除了讲自己的事情,病毒对我也有很多疑问,比如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叫什么,我是哪年毕业的。但最后,似乎都是我掌握了他的信息。

  他的工作很辛苦,需要保密。

  他的名字各去掉右半部分就剩下了“木马”,所以我叫他病毒。

  他说他不爱说话,但是如果给我讲“傅里叶变换”就会话很多,是个纯粹的理科生。

  ......

  后来他跟我分享了来我家住那天的经历:

  入住之前先是去撸了猫,然后去 Apple 修了 Ipad,去 Alan's kitchen 吃了惠灵顿牛排,回家,我来了,然后走了,后来他和外国夫妇聊了会儿天。

  他说那天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之前喜欢的妹子不喜欢他。

  ......

  我以前没想过,有机会在过了许久之后,知道另一个人和我产生交集的那一天发生的故事和当时的心情。这种感觉很奇妙,我想人和人之间存在某些缘分。

  之前看到过一句话,大意是说:你在街上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朝思暮想见到的人。

  所以我想对每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人好一点。

  6.

  有天病毒问我做好吃的房费能不能打折,我为了显得自己很豪爽,随口一说,“你来我就没打算收钱。”

  过了一会儿,我想起来要提前帮他把日期block掉,问他准备住几天,他说还没确定最终的假期,大概住半个多月吧。

  我默默关了大半个月的房,坦诚地跟他说“一想到损失这么多房费很心痛,这生意让我做的好亏”,他倒觉得他要给我打扫卫生、买菜、做饭,划算的还是我。

  7.

  我跟病毒说,我想写篇房客故事,病毒说我可以给你提供点灵感。

  他给我的开头是:“病毒是我的房客。他是个小可爱,带着李雷来到了我的家...”

  关于李雷,它还没来,它是只猫。

  有天病毒问我:“你可以养猫吗?”

  于是,在养猫这个问题上,病毒又一次和我达成一致:他可以在我家寄养一只蓝猫,负责给它买猫抓板、猫厕所、猫屋、营养膏、猫薄荷、玩具、罐头、零食,我负责每天和猫亲亲抱抱举高高,然后发照片给他满足他云养猫的需求。

  猫还没来,我开始让病毒先酝酿下给猫起名字。他想了好多不是太文艺,就是音节太长,不然就毫无道理的名字,得到了我的全盘否决。估计是在极其无奈之下,病毒说:“那叫李雷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肯定,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有了李雷,还需要一只韩梅梅。

  8.

  病毒常发海鲜和烧烤的照片给我。每次我都跟他说,等他来了就可以请我吃了。

  他说可以请我吃花甲,我说没有帝王蟹和龙虾他很容易被扫地出门。毕竟对于一个白住的客人还是可以狠心一点的,然后他为自己封了一个“最惨房客”的称号。

  

  我问病毒:那你还来吗?

  下面是他的原话:

  非常期待与我可爱的房东一起生活互相学习增进友谊。深入贯彻我的可爱房东关于房客需要担负居家好男人的指示精神和请房东吃海鲜的决定,坚决落实Holiday部署要求,着力解决饭不好吃基础薄弱问题,大力营造为未来做好备战的深厚氛围,切实提高厨艺,当好Holiday的好室友。

  干部的政治觉悟果然很高。我跟病毒说:如果真的能将上述内容贯彻落实,那么今年的超赞房客奖你就稳拿了!

  病毒说,他感觉自己不是个房客。

  我说,你不是普通房客,你是最惨房客呀!

  哈哈哈~

  关于和房客病毒的故事,

  未完待续...

  接下来说点正事:

  上周说过要写写关于民宿经营的一些new plan,所以现在让我们一起进入正题吧~(读者提问:才进入正题,我们刚才都看了些啥?)

  NP1 体验生活计划

  做民宿以来,时常收到预算不多的学生想要短租的消息。从商业运营的角度讲,我没办法提供他们心中合适的价格,但换个角度,我做民宿本来也不是以赚钱作为最主要的目的。所以如果不是单纯的住宿而是资源互换,那么我愿意提供一间房免费给你住。

  你可以像病毒一样每天帮我买菜、煮饭、做家务;

  也可以教我一些你会我不会的技能(比如教我一门语言的入门,一项手工类的技能,如何做甜点...)

  总之,我愿意提供一个舒适的房间和最纯粹的广州生活给你,也希望你可以融入我的生活,让在广州的经历成为我们彼此难忘的回忆~

  NP2 民宿互换计划

  之前在体验项目中接待过一对来自澳洲的超赞房东,他们友好的邀请我去澳大利亚旅行的时候可以住他们的 plus 房源。于是这个民宿互换计划从那个时候就有了雏形。

  

  如果你也是一名房东,那么欢迎你来广州的时候住在我家,也希望当我旅行到你的城市时,可以为我提供一个栖息之所~

  If you are also an Airbnb host, welcome to stay with me at my home when you are in Guangzhou, and I'll be appreciate if you can accommodate me when I travel in your city.

  NP3 品牌营造计划

  之前买了一件有广州 logo 的T 恤,似乎很多人都很喜欢。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生产点有广州特色的民宿周边,我可能会亲手在这些周边上留下一个 Holiday 专属的 logo(虽然手残)。虽然我的民宿只有一间房,但是再小的个体,也值得拥有自己的品牌~

  

  喝了点酒有点困,今天就写到这里。之前说过很想写一本关于房客故事的书,所以我会很用心收集和创造和每个有缘做室友的人的故事。

  如果你有故事,记得讲给我听~

  晚安~

  96

  假日小姐的奇幻之旅

  6b5f0a4e 007b 4419 bbc9 0973ca510571

  0.9

  2019.07.25 10:13*

  字数 3027

  

  1

  病毒是我的房客。5 月底,他在我的民宿里住过一晚。

  那是个普通的工作日,他订房的时候我在公司上班,就让我妈妈过去帮他开门。之后我照例问我妈,客人还好吧?妈妈说,是个男孩,很懂礼貌。

  懂礼貌的房客总是很讨房东喜欢。

  后来他微信上跟我说已经到了,随意聊了几句,我觉得这个客人很有交代。

  那段时间主卧是一对外国夫妻在住,当晚我要去提醒他们到派出所做外来人口登记,就顺便和刚刚回来的病毒打了个照面。

  我随意地跟他打了招呼,只是简单问了句:“你在这还好吧?”就继续和 John 解释起去登记的事情,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我就离开了。

  第二天去打扫的时候,发现他还重新铺好了床,心里多了一份喜欢。

  对病毒,我其实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是感觉他很腼腆,留着干净的寸头,皮肤晒得有点黑,具体样子实在记不清了。

  或许是因为我也是很腼腆的人,从不盯着别人的脸看,害怕目光的对视,所以对大部分人,我记住的不是样子,而是他们给我的感觉。

  

  2.

  几天之后,病毒说他又路过广州了,有机会就带些红茶来探望我。第二天他并没来,然后许下了九月再回广州的承诺。

  我礼貌的欢迎他下次再来,有空一起约饭。9 月的房子有着落了,我当时心里这样想。

  3.

  我问过病毒为什么喜欢找我聊天,他说不记得了。

  所以我猜大概是因为我爱发朋友圈也偶尔更新公众号,让病毒觉得我是个蛮有意思的人。有天晚上,他毫无征兆的问我能不能讲讲故事。

  他本来给我的命题是讲讲国外的故事,最后我反而讲了很多在广州生活的日常。病毒说,他每次来广州都喜欢说“回广州”,这是除了家乡以外给他最大归属感的地方。

  后来病毒经常跟我聊天,讲他那有点特殊的职业,讲他的爱好,讲他喜欢的城市和姑娘,讲他失败的感情和对未来的向往。他说他不善言辞,我给他讲了很多撩妹原则,帮他分析什么样的姑娘适合他。偶尔我有烦心事,也会找他聊聊天,参加了有趣的活动,也会和他分享一下。

  他说他的工作是 24 小时保障我们的安全,所以每次他说要加班到很晚,我总是跟他说“谢谢”和“辛苦啦”,我不知道他听了有没有一丝欣慰,但是我很想感谢这个94年的小朋友,在花花世界中选择默默做一个守护者。

  他说有时候会觉得跟社会有点脱节,我想至少我可以多给他讲讲外面的世界。

  和病毒相处的过程,让我越发觉得做民宿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通过一间房子,认识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的人。有时候短短几分钟,就能把人和人连结起来,这种连结也并不会随着退房的时间而终止。

  相反,这可能只是新故事的开始。

  4.

  之前 6 月的某天,因为一个没来住的小姐姐带着负面情绪给了我做民宿以来第一个1 星评价,那个 1 星扎堆在所有的 5 星里面特别扎眼,我难过又生气,一鼓作气更新了房源说明,还发了朋友圈说以后会严格筛选住民宿的客人,最好能给我做饭,多干点家务那种。

  原本有些戏谑的玩笑话,却得到了病毒的回复。

  从这之后,我跟他达成一致:等他休假就来做我的室友,负责给房东做饭、打扫房间、收发快递等。

  5.

  除了讲自己的事情,病毒对我也有很多疑问,比如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叫什么,我是哪年毕业的。但最后,似乎都是我掌握了他的信息。

  他的工作很辛苦,需要保密。

  他的名字各去掉右半部分就剩下了“木马”,所以我叫他病毒。

  他说他不爱说话,但是如果给我讲“傅里叶变换”就会话很多,是个纯粹的理科生。

  ......

  后来他跟我分享了来我家住那天的经历:

  入住之前先是去撸了猫,然后去 Apple 修了 Ipad,去 Alan's kitchen 吃了惠灵顿牛排,回家,我来了,然后走了,后来他和外国夫妇聊了会儿天。

  他说那天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之前喜欢的妹子不喜欢他。

  ......

  我以前没想过,有机会在过了许久之后,知道另一个人和我产生交集的那一天发生的故事和当时的心情。这种感觉很奇妙,我想人和人之间存在某些缘分。

  之前看到过一句话,大意是说:你在街上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朝思暮想见到的人。

  所以我想对每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人好一点。

  6.

  有天病毒问我做好吃的房费能不能打折,我为了显得自己很豪爽,随口一说,“你来我就没打算收钱。”

  过了一会儿,我想起来要提前帮他把日期block掉,问他准备住几天,他说还没确定最终的假期,大概住半个多月吧。

  我默默关了大半个月的房,坦诚地跟他说“一想到损失这么多房费很心痛,这生意让我做的好亏”,他倒觉得他要给我打扫卫生、买菜、做饭,划算的还是我。

  7.

  我跟病毒说,我想写篇房客故事,病毒说我可以给你提供点灵感。

  他给我的开头是:“病毒是我的房客。他是个小可爱,带着李雷来到了我的家...”

  关于李雷,它还没来,它是只猫。

  有天病毒问我:“你可以养猫吗?”

  于是,在养猫这个问题上,病毒又一次和我达成一致:他可以在我家寄养一只蓝猫,负责给它买猫抓板、猫厕所、猫屋、营养膏、猫薄荷、玩具、罐头、零食,我负责每天和猫亲亲抱抱举高高,然后发照片给他满足他云养猫的需求。

  猫还没来,我开始让病毒先酝酿下给猫起名字。他想了好多不是太文艺,就是音节太长,不然就毫无道理的名字,得到了我的全盘否决。估计是在极其无奈之下,病毒说:“那叫李雷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肯定,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有了李雷,还需要一只韩梅梅。

  8.

  病毒常发海鲜和烧烤的照片给我。每次我都跟他说,等他来了就可以请我吃了。

  他说可以请我吃花甲,我说没有帝王蟹和龙虾他很容易被扫地出门。毕竟对于一个白住的客人还是可以狠心一点的,然后他为自己封了一个“最惨房客”的称号。

  

  我问病毒:那你还来吗?

  下面是他的原话:

  非常期待与我可爱的房东一起生活互相学习增进友谊。深入贯彻我的可爱房东关于房客需要担负居家好男人的指示精神和请房东吃海鲜的决定,坚决落实Holiday部署要求,着力解决饭不好吃基础薄弱问题,大力营造为未来做好备战的深厚氛围,切实提高厨艺,当好Holiday的好室友。

  干部的政治觉悟果然很高。我跟病毒说:如果真的能将上述内容贯彻落实,那么今年的超赞房客奖你就稳拿了!

  病毒说,他感觉自己不是个房客。

  我说,你不是普通房客,你是最惨房客呀!

  哈哈哈~

  关于和房客病毒的故事,

  未完待续...

  接下来说点正事:

  上周说过要写写关于民宿经营的一些new plan,所以现在让我们一起进入正题吧~(读者提问:才进入正题,我们刚才都看了些啥?)

  NP1 体验生活计划

  做民宿以来,时常收到预算不多的学生想要短租的消息。从商业运营的角度讲,我没办法提供他们心中合适的价格,但换个角度,我做民宿本来也不是以赚钱作为最主要的目的。所以如果不是单纯的住宿而是资源互换,那么我愿意提供一间房免费给你住。

  你可以像病毒一样每天帮我买菜、煮饭、做家务;

  也可以教我一些你会我不会的技能(比如教我一门语言的入门,一项手工类的技能,如何做甜点...)

  总之,我愿意提供一个舒适的房间和最纯粹的广州生活给你,也希望你可以融入我的生活,让在广州的经历成为我们彼此难忘的回忆~

  NP2 民宿互换计划

  之前在体验项目中接待过一对来自澳洲的超赞房东,他们友好的邀请我去澳大利亚旅行的时候可以住他们的 plus 房源。于是这个民宿互换计划从那个时候就有了雏形。

  

  如果你也是一名房东,那么欢迎你来广州的时候住在我家,也希望当我旅行到你的城市时,可以为我提供一个栖息之所~

  If you are also an Airbnb host, welcome to stay with me at my home when you are in Guangzhou, and I'll be appreciate if you can accommodate me when I travel in your city.

  NP3 品牌营造计划

  之前买了一件有广州 logo 的T 恤,似乎很多人都很喜欢。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生产点有广州特色的民宿周边,我可能会亲手在这些周边上留下一个 Holiday 专属的 logo(虽然手残)。虽然我的民宿只有一间房,但是再小的个体,也值得拥有自己的品牌~

  

  喝了点酒有点困,今天就写到这里。之前说过很想写一本关于房客故事的书,所以我会很用心收集和创造和每个有缘做室友的人的故事。

  如果你有故事,记得讲给我听~

  晚安~

  

  1

  病毒是我的房客。5 月底,他在我的民宿里住过一晚。

  那是个普通的工作日,他订房的时候我在公司上班,就让我妈妈过去帮他开门。之后我照例问我妈,客人还好吧?妈妈说,是个男孩,很懂礼貌。

  懂礼貌的房客总是很讨房东喜欢。

  后来他微信上跟我说已经到了,随意聊了几句,我觉得这个客人很有交代。

  那段时间主卧是一对外国夫妻在住,当晚我要去提醒他们到派出所做外来人口登记,就顺便和刚刚回来的病毒打了个照面。

  我随意地跟他打了招呼,只是简单问了句:“你在这还好吧?”就继续和 John 解释起去登记的事情,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我就离开了。

  第二天去打扫的时候,发现他还重新铺好了床,心里多了一份喜欢。

  对病毒,我其实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是感觉他很腼腆,留着干净的寸头,皮肤晒得有点黑,具体样子实在记不清了。

  或许是因为我也是很腼腆的人,从不盯着别人的脸看,害怕目光的对视,所以对大部分人,我记住的不是样子,而是他们给我的感觉。

  

  2.

  几天之后,病毒说他又路过广州了,有机会就带些红茶来探望我。第二天他并没来,然后许下了九月再回广州的承诺。

  我礼貌的欢迎他下次再来,有空一起约饭。9 月的房子有着落了,我当时心里这样想。

  3.

  我问过病毒为什么喜欢找我聊天,他说不记得了。

  所以我猜大概是因为我爱发朋友圈也偶尔更新公众号,让病毒觉得我是个蛮有意思的人。有天晚上,他毫无征兆的问我能不能讲讲故事。

  他本来给我的命题是讲讲国外的故事,最后我反而讲了很多在广州生活的日常。病毒说,他每次来广州都喜欢说“回广州”,这是除了家乡以外给他最大归属感的地方。

  后来病毒经常跟我聊天,讲他那有点特殊的职业,讲他的爱好,讲他喜欢的城市和姑娘,讲他失败的感情和对未来的向往。他说他不善言辞,我给他讲了很多撩妹原则,帮他分析什么样的姑娘适合他。偶尔我有烦心事,也会找他聊聊天,参加了有趣的活动,也会和他分享一下。

  他说他的工作是 24 小时保障我们的安全,所以每次他说要加班到很晚,我总是跟他说“谢谢”和“辛苦啦”,我不知道他听了有没有一丝欣慰,但是我很想感谢这个94年的小朋友,在花花世界中选择默默做一个守护者。

  他说有时候会觉得跟社会有点脱节,我想至少我可以多给他讲讲外面的世界。

  和病毒相处的过程,让我越发觉得做民宿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通过一间房子,认识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的人。有时候短短几分钟,就能把人和人连结起来,这种连结也并不会随着退房的时间而终止。

  相反,这可能只是新故事的开始。

  4.

  之前 6 月的某天,因为一个没来住的小姐姐带着负面情绪给了我做民宿以来第一个1 星评价,那个 1 星扎堆在所有的 5 星里面特别扎眼,我难过又生气,一鼓作气更新了房源说明,还发了朋友圈说以后会严格筛选住民宿的客人,最好能给我做饭,多干点家务那种。

  原本有些戏谑的玩笑话,却得到了病毒的回复。

  从这之后,我跟他达成一致:等他休假就来做我的室友,负责给房东做饭、打扫房间、收发快递等。

  5.

  除了讲自己的事情,病毒对我也有很多疑问,比如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叫什么,我是哪年毕业的。但最后,似乎都是我掌握了他的信息。

  他的工作很辛苦,需要保密。

  他的名字各去掉右半部分就剩下了“木马”,所以我叫他病毒。

  他说他不爱说话,但是如果给我讲“傅里叶变换”就会话很多,是个纯粹的理科生。

  ......

  后来他跟我分享了来我家住那天的经历:

  入住之前先是去撸了猫,然后去 Apple 修了 Ipad,去 Alan's kitchen 吃了惠灵顿牛排,回家,我来了,然后走了,后来他和外国夫妇聊了会儿天。

  他说那天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之前喜欢的妹子不喜欢他。

  ......

  我以前没想过,有机会在过了许久之后,知道另一个人和我产生交集的那一天发生的故事和当时的心情。这种感觉很奇妙,我想人和人之间存在某些缘分。

  之前看到过一句话,大意是说:你在街上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朝思暮想见到的人。

  所以我想对每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人好一点。

  6.

  有天病毒问我做好吃的房费能不能打折,我为了显得自己很豪爽,随口一说,“你来我就没打算收钱。”

  过了一会儿,我想起来要提前帮他把日期block掉,问他准备住几天,他说还没确定最终的假期,大概住半个多月吧。

  我默默关了大半个月的房,坦诚地跟他说“一想到损失这么多房费很心痛,这生意让我做的好亏”,他倒觉得他要给我打扫卫生、买菜、做饭,划算的还是我。

  7.

  我跟病毒说,我想写篇房客故事,病毒说我可以给你提供点灵感。

  他给我的开头是:“病毒是我的房客。他是个小可爱,带着李雷来到了我的家...”

  关于李雷,它还没来,它是只猫。

  有天病毒问我:“你可以养猫吗?”

  于是,在养猫这个问题上,病毒又一次和我达成一致:他可以在我家寄养一只蓝猫,负责给它买猫抓板、猫厕所、猫屋、营养膏、猫薄荷、玩具、罐头、零食,我负责每天和猫亲亲抱抱举高高,然后发照片给他满足他云养猫的需求。

  猫还没来,我开始让病毒先酝酿下给猫起名字。他想了好多不是太文艺,就是音节太长,不然就毫无道理的名字,得到了我的全盘否决。估计是在极其无奈之下,病毒说:“那叫李雷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肯定,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有了李雷,还需要一只韩梅梅。

  8.

  病毒常发海鲜和烧烤的照片给我。每次我都跟他说,等他来了就可以请我吃了。

  他说可以请我吃花甲,我说没有帝王蟹和龙虾他很容易被扫地出门。毕竟对于一个白住的客人还是可以狠心一点的,然后他为自己封了一个“最惨房客”的称号。

  

  我问病毒:那你还来吗?

  下面是他的原话:

  非常期待与我可爱的房东一起生活互相学习增进友谊。深入贯彻我的可爱房东关于房客需要担负居家好男人的指示精神和请房东吃海鲜的决定,坚决落实Holiday部署要求,着力解决饭不好吃基础薄弱问题,大力营造为未来做好备战的深厚氛围,切实提高厨艺,当好Holiday的好室友。

  干部的政治觉悟果然很高。我跟病毒说:如果真的能将上述内容贯彻落实,那么今年的超赞房客奖你就稳拿了!

  病毒说,他感觉自己不是个房客。

  我说,你不是普通房客,你是最惨房客呀!

  哈哈哈~

  关于和房客病毒的故事,

  未完待续...

  接下来说点正事:

  上周说过要写写关于民宿经营的一些new plan,所以现在让我们一起进入正题吧~(读者提问:才进入正题,我们刚才都看了些啥?)

  NP1 体验生活计划

  做民宿以来,时常收到预算不多的学生想要短租的消息。从商业运营的角度讲,我没办法提供他们心中合适的价格,但换个角度,我做民宿本来也不是以赚钱作为最主要的目的。所以如果不是单纯的住宿而是资源互换,那么我愿意提供一间房免费给你住。

  你可以像病毒一样每天帮我买菜、煮饭、做家务;

  也可以教我一些你会我不会的技能(比如教我一门语言的入门,一项手工类的技能,如何做甜点...)

  总之,我愿意提供一个舒适的房间和最纯粹的广州生活给你,也希望你可以融入我的生活,让在广州的经历成为我们彼此难忘的回忆~

  NP2 民宿互换计划

  之前在体验项目中接待过一对来自澳洲的超赞房东,他们友好的邀请我去澳大利亚旅行的时候可以住他们的 plus 房源。于是这个民宿互换计划从那个时候就有了雏形。

  

  如果你也是一名房东,那么欢迎你来广州的时候住在我家,也希望当我旅行到你的城市时,可以为我提供一个栖息之所~

  If you are also an Airbnb host, welcome to stay with me at my home when you are in Guangzhou, and I'll be appreciate if you can accommodate me when I travel in your city.

  NP3 品牌营造计划

  之前买了一件有广州 logo 的T 恤,似乎很多人都很喜欢。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生产点有广州特色的民宿周边,我可能会亲手在这些周边上留下一个 Holiday 专属的 logo(虽然手残)。虽然我的民宿只有一间房,但是再小的个体,也值得拥有自己的品牌~

  

  喝了点酒有点困,今天就写到这里。之前说过很想写一本关于房客故事的书,所以我会很用心收集和创造和每个有缘做室友的人的故事。

  如果你有故事,记得讲给我听~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