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真人平台 - 真人888注册

6163.com

【热点】芳华永远在召唤!焦作这位“50后”退休生活更精彩

  焦作晚报4天前我要分享

  

  9月7日(周六):晴天间多云,偏东风2~3级,17~34℃

  9月8日(周日):晴天间多云,偏西风3级,18~36℃

  认识郭荣德,纯属偶然。

  跟踪采访本系列报道之十三的“文化草根”刘世强时,记者在市群众文化艺术中心的排演厅看到了正在台上指挥的郭荣德。

  刘世强介绍:“这是汉风艺术团的郭荣德团长,从部队文工团转业,做过大生意,现在热衷于群众文化表演活动。”

  记者一听,感觉此人有故事,当下约定随后采访。

  

  塞翁失马焉非福

  今年65岁的郭荣德老家在孟州桑坡,祖上家业殷实,后因屡遭土匪绑票而败落。为逃避匪患,祖父携家人四处逃难,最终落户博爱西关。又因家传车马骡具手艺,类似于今天的汽车配件修理,深得东界沟村一魏姓财主器重,遂举家前往该村。

  博爱县二次解放后,郭荣德的父亲庆幸家业败落,始得以贫农成分加入公私合营的皮马社。1966年父亲去世,郭荣德兄弟四人和两个姐妹备尝生活艰辛。

  有道是,水竹清化,地灵人杰,山川秀美,多出艺术人才。郭荣德兄弟几个皆有艺术天赋,个个能拉会唱。

  “生活虽然清贫,可我妈妈整天曲不离口,两个哥哥也是自学成才,拉二胡、吹笛子,对我影响很大。”郭荣德说。

  1970年4月,博爱县民兵战备团招收文工团演员,16岁的郭荣德以擅长器乐演奏入选。

  文工团成立伊始,聘请了省邮政学校毕业的马金萍老师当导演。马金萍年长郭荣德几岁,对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兄弟甚是喜爱,手把手教他识谱、演奏。几个月下来,郭荣德的演奏已经像模像样了。

  “多亏马金萍大姐的关照,我的演奏水平有了明显提升,这为我下一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郭荣德直言马金萍是他人生旅途中的贵人,“我们的关系至今很好,她孩子的第一张照片就是我抱着照的。”

  听着郭荣德醉心讲述这段美好往事,这位大姐是否有让他产生过那种朦胧的情愫,记者不知道,也不敢问。

  

  曾经芳华堪回顾

  1970年12月,郭荣德应征入伍,特招到新疆炮兵某部文工团。

  “新兵开拔前,有没有小妹妹执手相送?”记者忍不住旁敲侧击问他。

  “这个真有,是我们文工团的主持人兼歌唱演员,彼此心领神会,只是没有拉手。入伍后,我们又鸿雁传书好多年。”郭荣德实话实说。

  “上有大姐姐关心,下有小妹妹爱护,这个郭荣德应该叫郭有福!”记者心里嘀咕道。

  “小妹妹叫什么名字?你们修成正果了吗?”记者刨根问底。

  “就是我现在的妻子。”郭荣德得意地笑道。

  都修成正果了,还会有什么故事?记者有点不甘心:“你们的爱情有过波折吗?”

  “咋会没有?”郭荣德猜到了记者的心思,顿时打开了话匣子。

  新兵训练结束后,郭荣德所在的炮兵某部文工团随师部一起进驻早已停课的乌鲁木齐市工学院。

  郭荣德当时在文工团里演奏圆号和大三弦,文工团经常下南疆基地演出。700多公里路程,他们清早出发,晚上到达,连夜演出,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文工团到乌鲁木齐市郊外的八一钢铁厂慰问演出。演出结束时,发现三辆军车被人偷走一辆。当时,文工团里只有一把自卫用的手枪,寻车辙去追吧,又怕遇到持枪的悍匪,怎么办?

  “我们有的是道具枪啊!”不知谁喊了一声。于是,一帮毛头小伙子挥舞着一堆道具枪,登车呼啸而去。大家一直追到大漠深处,终于看到被偷的军车开着大灯停在路边。众人兵分两路,持道具枪包抄过去,已是贼去车空,只好四下里一通喊杀后,载誉归来。

  “说点情史呗。”记者提醒郭荣德,“文工团里有没有什么爱情故事?”

  “都是帅哥靓妹,怎么会没有故事。”郭荣德笑道。

  “部队文工团纪律很严,严禁谈恋爱,一旦有人违反禁令‘擦枪走火’,必定受到严肃处理——打铺盖卷回家。可是大家都是年轻人啊,纪律怎么能管得住爱情呢?尽量‘擦枪不走火’就是了。”郭荣德笑着说,“你知道舞台两边的幕布吧,晚上我们爱搞恶作剧的几个年轻人悄悄围过去,猛地一搂幕布,里面就是一对儿……”

  入伍第三年,郭荣德入了党。“你家里有个小妹妹,所以在部队里不容易受到诱惑。”记者幽幽道。

  “不像你说的那样。”郭荣德讲起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当时,部队文工团有一位从北大荒入伍的姑娘叫华,我们姑且称她方华,其父母都是国家某艺术团的艺术家,“文革”期间受到了冲击。在与郭荣德的接触中,独在异乡的方华对他产生了好感。当时,方华的父母经常托北京到乌鲁木齐列车上的列车员,给方华带些零食。每次收到零食,方华都要给郭荣德送去一些。

  有一次,在新疆某部担任团政委的大哥来看郭荣德,方华跑前跑后,端茶倒水、打菜打饭。大哥发现这个小姑娘和郭荣德的关系不一般,临别时郑重地给郭荣德谈了一次话。

  “老三,别忘了咱是农家子弟,人家是北京姑娘,将来怎么办?”大哥语重心长地替郭荣德分析了一番,“你跟着她进北京是不可能的,北京户口你想都别想!她将来跟着你回农村,你是坑人家哩。两地分居,做牛郎和织女?会苦人家‘织女’一辈子!况且,家里还有一个‘牧羊女’惦记着你呢。”

  最终,郭荣德听取了大哥的建议:牵手是爱,放手更是爱。

  1978年5月1日,郭荣德获部队批准,回老家与苦恋8年的小妹妹成亲。当“牛郎”牵着“牧羊女”到北京旅行结婚时,早已转业的“织女”热情接待了他们,陪着他们在北京城玩了半个月,一直玩到“牧羊女”差点打翻了醋坛子才尽兴而归。

  后来,“牧羊女”终于理解,正是“牛郎”的大爱无私,才成就了两个女人的美满幸福。

  

  不忘初心闯江湖

  1984年,郭荣德从新疆转业回家,也结束了为期6年的分居生活。

  “我们兄弟四人,三个在新疆当兵。大哥已升任师政委,小弟正在要求进步,只有我文化程度不高,发展空间不大,加上也有了孩子,妻子需要照顾,所以干脆转业回家。”郭荣德说。

  此时,二哥已带着老娘迁回老家桑坡村,并且做皮毛生意发了财,便邀请三弟回来帮忙。

  转业回到博爱后,郭荣德在县物资局担任办公室主任,没多久后就到所属的县皮毛总公司任总经理,后因经营问题与相关领导发生分歧,加上自己在二哥的皮毛公司参股之事被别人揪住不放,便主动辞职下海。

  “人一自由,搁置下来的音乐爱好就重新拾了起来。”郭荣德说。

  当时,博爱县文化馆馆长吴梦华是一位老太太,曾任原福州军区文工团歌唱演员,她非常重视本县的艺术人才培养,一直督促郭荣德重操旧业。

  有了时间上的支配权,郭荣德立马与本县的张大中、张荣仕、宋有文、韩文斌等人组织到一起,开始排练节目,配合县文化馆搞文艺演出。

  郭荣德在博爱县办有工厂,有经济实力,就自费置办了一套锣鼓家什,还把排练场地搬到了厂子里。妻子也是忙前忙后,管吃管喝,大家高兴得不亦乐乎。

  2012年,因孩子上学需要,郭荣德在市里买了房子,却仍忘不了博爱县的一帮朋友,时不时会拉上市里的朋友到博爱协助排练。

  “这里面有拉大提琴的寇海亮、拉二胡的邢全忠、弹贝斯的姬生贤等人,有时候一辆车坐不下,就开两辆车,浩浩荡荡开去开回,我自然是管吃管喝。若不尽兴,就半夜回市内再喝一顿。”郭荣德得意地说。

  后来,由于企业被拆迁,郭荣德失去了排练场地,回博爱玩音乐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2013年,郭荣德与邢全忠等人发起成立了焦作市梦想民族乐团,后来易名为群星民族乐团,最近又更名为汉风艺术团。

  汉风艺术团拥有演奏人员50余人、歌唱演员10余人。记者在排练现场发现,艺术团成员大部分是退休的老同志,大家凑在一起自娱自乐,有机会就对社会公众秀上一把,奉献点余热。

  郭荣德说,艺术团的主要表演平台是东方红广场,有时候也应邀到焦作影视城、各大公园、社区为市民免费演出。艺术团自成立以来,已累计表演了100多场。

  记者问:“艺术团靠什么资金来维持?”郭荣德苦笑着说,大家外出演出,有时邀请单位会给少许伙食补贴,但大部分排练支出和硬件投入靠他提供资金赞助。由于艺术团的经营性质尚未确定,他花大钱投入时没人吭声,一旦进点小钱,就会有团员要求民主理财。有时他想倾斜一下贡献大的人,还会遭到其他人的抗议,拍桌子、打板凳的事情也是有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郭荣德自嘲道。

  结束采访时,记者希望郭荣德能早些确定游戏规则,以利于事业发展壮大。

  焦作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相宜 摄影报道

  下班吃什么?假期去哪玩?

  茶余饭后聊什么?

  本地新鲜事早知道,当地好福利抢先领

  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添加焦作日报小秘书

  

  

  

  主编:王晨光/统筹:王鹏

  责编:赵晓晓/校审:陈婷

  编辑:贾天罡

  收藏举报投诉

  

  

  9月7日(周六):晴天间多云,偏东风2~3级,17~34℃

  9月8日(周日):晴天间多云,偏西风3级,18~36℃

  认识郭荣德,纯属偶然。

  跟踪采访本系列报道之十三的“文化草根”刘世强时,记者在市群众文化艺术中心的排演厅看到了正在台上指挥的郭荣德。

  刘世强介绍:“这是汉风艺术团的郭荣德团长,从部队文工团转业,做过大生意,现在热衷于群众文化表演活动。”

  记者一听,感觉此人有故事,当下约定随后采访。

  

  塞翁失马焉非福

  今年65岁的郭荣德老家在孟州桑坡,祖上家业殷实,后因屡遭土匪绑票而败落。为逃避匪患,祖父携家人四处逃难,最终落户博爱西关。又因家传车马骡具手艺,类似于今天的汽车配件修理,深得东界沟村一魏姓财主器重,遂举家前往该村。

  博爱县二次解放后,郭荣德的父亲庆幸家业败落,始得以贫农成分加入公私合营的皮马社。1966年父亲去世,郭荣德兄弟四人和两个姐妹备尝生活艰辛。

  有道是,水竹清化,地灵人杰,山川秀美,多出艺术人才。郭荣德兄弟几个皆有艺术天赋,个个能拉会唱。

  “生活虽然清贫,可我妈妈整天曲不离口,两个哥哥也是自学成才,拉二胡、吹笛子,对我影响很大。”郭荣德说。

  1970年4月,博爱县民兵战备团招收文工团演员,16岁的郭荣德以擅长器乐演奏入选。

  文工团成立伊始,聘请了省邮政学校毕业的马金萍老师当导演。马金萍年长郭荣德几岁,对这个聪明伶俐的小兄弟甚是喜爱,手把手教他识谱、演奏。几个月下来,郭荣德的演奏已经像模像样了。

  “多亏马金萍大姐的关照,我的演奏水平有了明显提升,这为我下一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郭荣德直言马金萍是他人生旅途中的贵人,“我们的关系至今很好,她孩子的第一张照片就是我抱着照的。”

  听着郭荣德醉心讲述这段美好往事,这位大姐是否有让他产生过那种朦胧的情愫,记者不知道,也不敢问。

  

  曾经芳华堪回顾

  1970年12月,郭荣德应征入伍,特招到新疆炮兵某部文工团。

  “新兵开拔前,有没有小妹妹执手相送?”记者忍不住旁敲侧击问他。

  “这个真有,是我们文工团的主持人兼歌唱演员,彼此心领神会,只是没有拉手。入伍后,我们又鸿雁传书好多年。”郭荣德实话实说。

  “上有大姐姐关心,下有小妹妹爱护,这个郭荣德应该叫郭有福!”记者心里嘀咕道。

  “小妹妹叫什么名字?你们修成正果了吗?”记者刨根问底。

  “就是我现在的妻子。”郭荣德得意地笑道。

  都修成正果了,还会有什么故事?记者有点不甘心:“你们的爱情有过波折吗?”

  “咋会没有?”郭荣德猜到了记者的心思,顿时打开了话匣子。

  新兵训练结束后,郭荣德所在的炮兵某部文工团随师部一起进驻早已停课的乌鲁木齐市工学院。

  郭荣德当时在文工团里演奏圆号和大三弦,文工团经常下南疆基地演出。700多公里路程,他们清早出发,晚上到达,连夜演出,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文工团到乌鲁木齐市郊外的八一钢铁厂慰问演出。演出结束时,发现三辆军车被人偷走一辆。当时,文工团里只有一把自卫用的手枪,寻车辙去追吧,又怕遇到持枪的悍匪,怎么办?

  “我们有的是道具枪啊!”不知谁喊了一声。于是,一帮毛头小伙子挥舞着一堆道具枪,登车呼啸而去。大家一直追到大漠深处,终于看到被偷的军车开着大灯停在路边。众人兵分两路,持道具枪包抄过去,已是贼去车空,只好四下里一通喊杀后,载誉归来。

  “说点情史呗。”记者提醒郭荣德,“文工团里有没有什么爱情故事?”

  “都是帅哥靓妹,怎么会没有故事。”郭荣德笑道。

  “部队文工团纪律很严,严禁谈恋爱,一旦有人违反禁令‘擦枪走火’,必定受到严肃处理——打铺盖卷回家。可是大家都是年轻人啊,纪律怎么能管得住爱情呢?尽量‘擦枪不走火’就是了。”郭荣德笑着说,“你知道舞台两边的幕布吧,晚上我们爱搞恶作剧的几个年轻人悄悄围过去,猛地一搂幕布,里面就是一对儿……”

  入伍第三年,郭荣德入了党。“你家里有个小妹妹,所以在部队里不容易受到诱惑。”记者幽幽道。

  “不像你说的那样。”郭荣德讲起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当时,部队文工团有一位从北大荒入伍的姑娘叫华,我们姑且称她方华,其父母都是国家某艺术团的艺术家,“文革”期间受到了冲击。在与郭荣德的接触中,独在异乡的方华对他产生了好感。当时,方华的父母经常托北京到乌鲁木齐列车上的列车员,给方华带些零食。每次收到零食,方华都要给郭荣德送去一些。

  有一次,在新疆某部担任团政委的大哥来看郭荣德,方华跑前跑后,端茶倒水、打菜打饭。大哥发现这个小姑娘和郭荣德的关系不一般,临别时郑重地给郭荣德谈了一次话。

  “老三,别忘了咱是农家子弟,人家是北京姑娘,将来怎么办?”大哥语重心长地替郭荣德分析了一番,“你跟着她进北京是不可能的,北京户口你想都别想!她将来跟着你回农村,你是坑人家哩。两地分居,做牛郎和织女?会苦人家‘织女’一辈子!况且,家里还有一个‘牧羊女’惦记着你呢。”

  最终,郭荣德听取了大哥的建议:牵手是爱,放手更是爱。

  1978年5月1日,郭荣德获部队批准,回老家与苦恋8年的小妹妹成亲。当“牛郎”牵着“牧羊女”到北京旅行结婚时,早已转业的“织女”热情接待了他们,陪着他们在北京城玩了半个月,一直玩到“牧羊女”差点打翻了醋坛子才尽兴而归。

  后来,“牧羊女”终于理解,正是“牛郎”的大爱无私,才成就了两个女人的美满幸福。

  

  不忘初心闯江湖

  1984年,郭荣德从新疆转业回家,也结束了为期6年的分居生活。

  “我们兄弟四人,三个在新疆当兵。大哥已升任师政委,小弟正在要求进步,只有我文化程度不高,发展空间不大,加上也有了孩子,妻子需要照顾,所以干脆转业回家。”郭荣德说。

  此时,二哥已带着老娘迁回老家桑坡村,并且做皮毛生意发了财,便邀请三弟回来帮忙。

  转业回到博爱后,郭荣德在县物资局担任办公室主任,没多久后就到所属的县皮毛总公司任总经理,后因经营问题与相关领导发生分歧,加上自己在二哥的皮毛公司参股之事被别人揪住不放,便主动辞职下海。

  “人一自由,搁置下来的音乐爱好就重新拾了起来。”郭荣德说。

  当时,博爱县文化馆馆长吴梦华是一位老太太,曾任原福州军区文工团歌唱演员,她非常重视本县的艺术人才培养,一直督促郭荣德重操旧业。

  有了时间上的支配权,郭荣德立马与本县的张大中、张荣仕、宋有文、韩文斌等人组织到一起,开始排练节目,配合县文化馆搞文艺演出。

  郭荣德在博爱县办有工厂,有经济实力,就自费置办了一套锣鼓家什,还把排练场地搬到了厂子里。妻子也是忙前忙后,管吃管喝,大家高兴得不亦乐乎。

  2012年,因孩子上学需要,郭荣德在市里买了房子,却仍忘不了博爱县的一帮朋友,时不时会拉上市里的朋友到博爱协助排练。

  “这里面有拉大提琴的寇海亮、拉二胡的邢全忠、弹贝斯的姬生贤等人,有时候一辆车坐不下,就开两辆车,浩浩荡荡开去开回,我自然是管吃管喝。若不尽兴,就半夜回市内再喝一顿。”郭荣德得意地说。

  后来,由于企业被拆迁,郭荣德失去了排练场地,回博爱玩音乐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2013年,郭荣德与邢全忠等人发起成立了焦作市梦想民族乐团,后来易名为群星民族乐团,最近又更名为汉风艺术团。

  汉风艺术团拥有演奏人员50余人、歌唱演员10余人。记者在排练现场发现,艺术团成员大部分是退休的老同志,大家凑在一起自娱自乐,有机会就对社会公众秀上一把,奉献点余热。

  郭荣德说,艺术团的主要表演平台是东方红广场,有时候也应邀到焦作影视城、各大公园、社区为市民免费演出。艺术团自成立以来,已累计表演了100多场。

  记者问:“艺术团靠什么资金来维持?”郭荣德苦笑着说,大家外出演出,有时邀请单位会给少许伙食补贴,但大部分排练支出和硬件投入靠他提供资金赞助。由于艺术团的经营性质尚未确定,他花大钱投入时没人吭声,一旦进点小钱,就会有团员要求民主理财。有时他想倾斜一下贡献大的人,还会遭到其他人的抗议,拍桌子、打板凳的事情也是有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郭荣德自嘲道。

  结束采访时,记者希望郭荣德能早些确定游戏规则,以利于事业发展壮大。

  焦作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相宜 摄影报道

  下班吃什么?假期去哪玩?

  茶余饭后聊什么?

  本地新鲜事早知道,当地好福利抢先领

  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添加焦作日报小秘书

  

  

  

  主编:王晨光/统筹:王鹏

  责编:赵晓晓/校审:陈婷

  编辑:贾天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