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3.com

好好的死也是一种幸福

  忽然感觉好好的死去也是一种幸福。

  

  枯叶蝶

  这个月常常去医院,看着那么多身患绝症的病人痛苦的与病魔作斗争,内心有一种涩涩的感觉,我的姑父今年才64岁属羊,应该算是中老年人,并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老人,一直以来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在这次进医院之前一年难去一次医院的人,军人出身并且一辈子在军队体系里干工作形成他开朗乐观大大咧咧的性格,忽略了自己身体健康。

  从今年春节后二月份开始查出患癌,开始动手术切除,本来医生说切除手术很成功,让回家静养,医院床位紧俏。回到家里伤口不断没有愈合反倒越来越痛,医生说三个月复查的,结果一月不到病情就发展的令人痛疼坐卧不安。再费劲的挤进医院,医生宣布癌已扩散且胁迫到直肠堵塞,并且说这种癌细胞发展如此迅速很少见,治疗方案都没有具体的模版。让人感觉得了癌只有听上帝的摆布。姑姑和表妹整天悲痛不已,从医生宣布病情开始他们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姑姑表妹我和她们从小到大在一起的时间最久最多所以感情也深厚一些。作为旁系亲属的我整天深切体会到她们的伤心无奈。

  每次去病房看姑父他的病情也是一日不如一日的衰退,姑父的意志力比一般人都要坚强,他一直认为自己即便得癌、最基本的时间最少也应该有一到三五年发展期,还期盼着出院回家,可是他不知道医生早早就给亲属说了他的时间有限照这样发展下去很难控制不过一年甚至几个月。开始化疗了一次,身体指标不允许再一次化疗并且医生说化疗对他的意义不是很大。不到两月他的肾功能开始衰退,肿瘤医院建议先去肾病医院治疗保肾,癌暂且不管它,表妹又一个人打199把姑父转院到离家比较近的肾病医院治疗。

  姑父就表妹一个女儿,前前后后操心都是她一人。独生子女在父母生病的时候最为艰辛。制定政策的人一定是儿女成群,不然他们不会只知道儿女多的坏不知道儿女少的苦。

  姑父这次一进医院到现在就没出来过,中间进了一次重症监护室,7月1日是第二次进重症监护室了,不知道这次还能出来吗?隔天输血输营养液、透析。至从住院以来这几个月姑父身上都是插满各种管子,这几天他忽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出不来医院了,送的饭他拒绝再吃,把呼吸机的管子都拔了,想要结束生命不想治疗,要出去不想呆在重症监护室里,重症监护室里有四五个床位,都是奄奄一息目光呆滞的病人,姑父说已经目睹经抢救无效离去了几波人,他晚上做噩梦怕。想想本来也是病人意志力差天天面对这个绝望的环境真是一种煎熬,再坚强的力量也会一点点的被摧毁。

  问医院只有一间单间病房天天都满员,普通病房出现紧急状况无法及时抢救,姑父每天一时清醒一时糊涂,人被病痛折磨的皮包骨头,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下腹部,大小便都异常困难。这种煎熬家属和病人同样每天都在经受,常常泪水涟涟且毫无办法。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有一天终将会离开这个令你热爱又憎恨的世界,可是如果可以毫无痛苦的体面离去也是一种善始善终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