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3.com

民进党“中执会”因到会人数少没开成

  鹰眼看台湾2019.8.29我要分享

  民进党8月28日召开“中执会”,原本计划要讨论艰困选区“立委”提名事宜,但最后却因为“中执委”出席人数不到一半而流会。分析认为,这是民进党中央与民进党内“英系”人马矛盾爆发所致。

  民进党连续多周的“中执会”主题都是讨论艰困选区“立委”提名,但是似乎总有不顺利的情况发生。例如,民进党中央计划征召大佬吴乃仁的侄子、台湾“中研院”学者吴乃德之子吴怡农参选台北市第3选区“立委”,与国民党现任“立委”蒋万安对阵。吴怡农已经在几周前就公开成立媒体群组,也准备与媒体见面,但多周的周三“中执会”他的提名都没有通过,令其处境颇为尴尬。

  民进党中央这次对艰困选区的布局是让年轻人站到第一线,主打所谓“世代共赢”的目标,像是他们原计划在台北市文山区提名“苏系”子弟兵、台北市议员王闵生参选“立委”,挑战资深的国民党“立委”赖士葆。但因为民进党内部盛传,“苏系”子弟兵出征,其他人都要“回避”的说法而引发争议,在下午就要纳入讨论之前,王闵生在28日一早给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打电话,婉拒党中央提名。

  台北市文山区一向是蓝营的铁票区,相应地也就属于民进党的艰困选区,单一“立委”选举民进党几乎没赢过。王闵生对外表示,党从征询到征召的过程不断反覆,他不清楚原因,也从未干涉,更没有请苏贞昌出面协调。但党内人士多次通过一名蔡姓记者报道,对他甚至对苏贞昌有不实的指控,甚至暗指存在派系斗争,这违背了他愿意参选的初衷,因而决定婉拒征召。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8月28日的民进党“中执会”,因为到会人数少流会了。民进党有39席“中执委”,当天只有15位到会,不及规定的一半,会没开成。

  “中执会”没开成,也与民进党主席卓荣泰28日上午召开的一场记者会有关系。

  民进党主席卓荣泰

  周三的“中执会”召开前一天,有周刊报道民进党“原民部”新任主任曾志湘原来是国民党员,后来才加入民进党,因而是“绿皮红骨”。民进党主席卓荣泰28日上午主动召开记者会说明相关事件,他在记者会上拿出自己的国民党党证,说自己在高中时曾加入过国民党,如果以是否加入过国民党为标准来检验的话,民进党恐怕会死伤一半。他还说,曾志湘是他提名,请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去征询的,未来曾志湘的责任就是辅选平地及山地原住民,希望协助蔡英文拿到原住民选票的最高纪录。

  卓荣泰主动为罗文嘉说项,是因为最近民进党内似乎许多消息都剑指罗文嘉。两三周前,“海派”(三立电视台董事长林昆海派系)民代王定宇,因为不满民进党青年部主任顏若芳被调离,改委“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担任,同时还任命林飞帆为民进党副秘书长而请辞“中常委”,就闹出不小的风波。

  而“英系”不满罗文嘉主导党内人事及“立委”提名的传闻也已有一阵子了。之前是传民进党中央与蔡英文竞选办公室不能配合,民进党中央于是赶紧成立了一个蔡英文竞选连任的群组,但蔡英文竞选办公室原本就有一个群组,现在双方各自成立群组,反而变成双头马车,更凸显两边不合。

  28日民进党“中执会”流会,并不像某些“中执委”轻描淡写的那样,是因为最近开会过于密集、有选举行程要跑、路途太远赶不及,等等;民进党内有“中常委”私下说,一个党的“立委”提名,“中执委”请假过半,这当然不寻常。

  当天缺席“中执会”的,不少都是“新潮流”和“正国会”的成员,被外界解读就是与台北市文山、中正区“立委”要提名王闵生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派系明显动员,但消极不参与党内决策事务,分明是党内“中执委”安排好要对卓荣泰、罗文嘉表达抗议。

  卓荣泰、罗文嘉执掌的民进党中央,一直希望能用新面孔、优秀新血投入选战,特别是罗文嘉,不难看出其一波波的选举提名,企图踢开党内挡在眼前的石头、为民进党栽培人才的意图非常明显,但是民进党派系分赃根深柢固,这次王闵生事件导致“中执会”没开成,更是暴露民进党内各派系相互利用、相互竞争、偶尔合作的一面。

  尽管国民党整合难题天天充斥台湾媒体版面,但是依然没有掩盖住民进党茶壶里的风暴。

  收藏举报投诉

  民进党8月28日召开“中执会”,原本计划要讨论艰困选区“立委”提名事宜,但最后却因为“中执委”出席人数不到一半而流会。分析认为,这是民进党中央与民进党内“英系”人马矛盾爆发所致。

  民进党连续多周的“中执会”主题都是讨论艰困选区“立委”提名,但是似乎总有不顺利的情况发生。例如,民进党中央计划征召大佬吴乃仁的侄子、台湾“中研院”学者吴乃德之子吴怡农参选台北市第3选区“立委”,与国民党现任“立委”蒋万安对阵。吴怡农已经在几周前就公开成立媒体群组,也准备与媒体见面,但多周的周三“中执会”他的提名都没有通过,令其处境颇为尴尬。

  民进党中央这次对艰困选区的布局是让年轻人站到第一线,主打所谓“世代共赢”的目标,像是他们原计划在台北市文山区提名“苏系”子弟兵、台北市议员王闵生参选“立委”,挑战资深的国民党“立委”赖士葆。但因为民进党内部盛传,“苏系”子弟兵出征,其他人都要“回避”的说法而引发争议,在下午就要纳入讨论之前,王闵生在28日一早给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打电话,婉拒党中央提名。

  台北市文山区一向是蓝营的铁票区,相应地也就属于民进党的艰困选区,单一“立委”选举民进党几乎没赢过。王闵生对外表示,党从征询到征召的过程不断反覆,他不清楚原因,也从未干涉,更没有请苏贞昌出面协调。但党内人士多次通过一名蔡姓记者报道,对他甚至对苏贞昌有不实的指控,甚至暗指存在派系斗争,这违背了他愿意参选的初衷,因而决定婉拒征召。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8月28日的民进党“中执会”,因为到会人数少流会了。民进党有39席“中执委”,当天只有15位到会,不及规定的一半,会没开成。

  “中执会”没开成,也与民进党主席卓荣泰28日上午召开的一场记者会有关系。

  民进党主席卓荣泰

  周三的“中执会”召开前一天,有周刊报道民进党“原民部”新任主任曾志湘原来是国民党员,后来才加入民进党,因而是“绿皮红骨”。民进党主席卓荣泰28日上午主动召开记者会说明相关事件,他在记者会上拿出自己的国民党党证,说自己在高中时曾加入过国民党,如果以是否加入过国民党为标准来检验的话,民进党恐怕会死伤一半。他还说,曾志湘是他提名,请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去征询的,未来曾志湘的责任就是辅选平地及山地原住民,希望协助蔡英文拿到原住民选票的最高纪录。

  卓荣泰主动为罗文嘉说项,是因为最近民进党内似乎许多消息都剑指罗文嘉。两三周前,“海派”(三立电视台董事长林昆海派系)民代王定宇,因为不满民进党青年部主任顏若芳被调离,改委“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担任,同时还任命林飞帆为民进党副秘书长而请辞“中常委”,就闹出不小的风波。

  而“英系”不满罗文嘉主导党内人事及“立委”提名的传闻也已有一阵子了。之前是传民进党中央与蔡英文竞选办公室不能配合,民进党中央于是赶紧成立了一个蔡英文竞选连任的群组,但蔡英文竞选办公室原本就有一个群组,现在双方各自成立群组,反而变成双头马车,更凸显两边不合。

  28日民进党“中执会”流会,并不像某些“中执委”轻描淡写的那样,是因为最近开会过于密集、有选举行程要跑、路途太远赶不及,等等;民进党内有“中常委”私下说,一个党的“立委”提名,“中执委”请假过半,这当然不寻常。

  当天缺席“中执会”的,不少都是“新潮流”和“正国会”的成员,被外界解读就是与台北市文山、中正区“立委”要提名王闵生有很大的关系。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派系明显动员,但消极不参与党内决策事务,分明是党内“中执委”安排好要对卓荣泰、罗文嘉表达抗议。

  卓荣泰、罗文嘉执掌的民进党中央,一直希望能用新面孔、优秀新血投入选战,特别是罗文嘉,不难看出其一波波的选举提名,企图踢开党内挡在眼前的石头、为民进党栽培人才的意图非常明显,但是民进党派系分赃根深柢固,这次王闵生事件导致“中执会”没开成,更是暴露民进党内各派系相互利用、相互竞争、偶尔合作的一面。

  尽管国民党整合难题天天充斥台湾媒体版面,但是依然没有掩盖住民进党茶壶里的风暴。